首页 能源战略 油气 电力 煤炭 新兴能源 节能环保 资料库 视频资讯

石油

旗下栏目: 石油 天然气 页岩油气 非常规气

石油市场的特朗普效应

文章来源:能源杂志                   发布时间:2019-08-08
摘要:自从2018年4月20日特朗普总统将其社交媒体火力对准欧佩克后,国际石油市场就被不断地扔进震撼弹,使WTI原油价格的涨跌更加难料,迫使市场参与者的避险情绪也都跟随着波诡云谲的石油市场特朗普效应一同起伏。

自从2018年4月20日特朗普总统将其社交媒体火力对准欧佩克后,国际石油市场就被不断地扔进震撼弹,使WTI原油价格的涨跌更加难料,迫使市场参与者的避险情绪也都跟随着波诡云谲的石油市场特朗普效应一同起伏。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变幻莫测的市场效应,才使他们又不得不在莫衷一是的分析结果与避险操作中进一步地强化着市场风险。

因此,从本文开始,我将开启“读懂WTI油价(WestTexasIntermediate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的选题,着重介绍与WTI油价相关的问题,比如,是谁在操作WTI油价?油价是如何形成的?影响因素是什么?WTI价格遗传基因是什么等问题。

被形成的特朗普效应

在履职总统之前,特朗普就一再宣称希望美国实现能源独立。他宣称若当选,将撤销开采本国石油的限制措施,通过鼓励石油开采、建设输油管线、降低公司所得税等方式提高美国石油的竞争优势;还将撤销对能源行业的监管;退出伊核协议,增加美国原产地原油的国际市场份额。

2017年元月开始履职后,随着美国经济提速和美元的走软,WTI原油价格自然就会抬升。而高油价又会增加其执政成本,因此,对特朗普而言,选择“攻击”欧佩克,用“嘴炮”打压油价就不失为是一种低成本且无风险的执政策略。

正巧,2018年4月20日,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哈立德·法利赫(KhalidAl-Falih)表示,欧佩克将继续减产。看到机会出现,几小时后,特朗普就将其社交媒体火力对准了欧佩克,其在推特中称,看起来像OPEC再次出现。随着石油产量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包括海上满载船舶,石油价格被人为推高!不好,不会被接受!

6月13日,特朗普继续发推文称,“油价太高了,欧佩克又在忙个不停了。这可不好!”

6月22日,其又在“推特”上说,希望欧佩克大幅度增加原油产量,降低油价。

6月30日,其在“推特”上说,沙特国王萨勒曼已同意原油日产量增加“至多200万桶”,用以填补市场供给空缺。

7月5日,看到WTI油价中期走势还在继续上涨后,特朗普就在其推文中增加了讨价还价的说法,“欧佩克这个垄断组织必须注意了,汽油价格还在上涨,他们目前做的远远不够,美国保卫他们的成员,他们却让石油涨价,付出努力必须是双方向的。现在就降价!”

9月20日,WTI油价依旧没有下跌的迹象,特朗普则在推特中提高了声调:“我们一直在保护中东国家,如果没有我们,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安全,但他们仍在继续推高油价!我们会记得这一切。欧佩克的垄断者现在必须降低油价!”

9月25日,在联合国大会上,特朗普又使出了其惯用的手法,造谣说欧佩克成员国“像往常一样占世界其他地区的便宜”。美国“不会一直忍受这个局面,这些可怕的价格”。

10月2日,在出席密西西比州一场集会时,特朗普故意透露他曾经暗示过沙特国王萨勒曼,美国可能会撤回对沙特的军事保护,没有美国的支持,沙特政权可能无法坚持两周时间。不只是沙特,众多中东产油国也正享受着美国的军事保护。

11月12日,WTI油价已开始下跌,特朗普却发推特添油加醋地称,希望沙特阿拉伯和OPEC不会削减石油产量。以当前的供应量而言,油价应该大幅下跌!

11月22日,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写道:“油价下跌,好极了!正如给美国和世界大减税,令人享受!感谢沙特阿拉伯,使让油价更低一些。”

12月5日,WTI油价下跌了33%,特朗普继续发推特说:“希望石油输出国组织能够保持当前水平的石油供应,不限产。世界不希望看到油价高涨,也不需要高油价。”(但此时沙特和其他欧佩克产油国开始了大幅消减产量)

2019年1月1日,看到WTI油价最大下跌了近35%,特朗普又不无得意地发推特称:“汽油价格很低,预计今年还会下跌。这太好了!”,随后其又跟发推特称:“你们以为汽油价格如此之低,而且还在下跌,只是运气好吗?低油价就像又一次减税!”

2月25日,WTI油价触底反弹了近15%,特朗普又开始发推特挤兑欧佩克,“油价涨得太高了,OPEC。请放轻松,世界负担不起价格高涨——脆弱!”

3月28日,WTI油价继续反弹,涨近18%后,特朗普再发推特说,“欧佩克增加产量十分重要,全球市场很脆弱,油价已经变得很高。谢谢你!”

4月26日,WTI油价反弹了24%,使“特朗普效应”的边际效应正在快速衰竭,特朗普不得不直接致电欧佩克,要求其采取行动降低油价。结果,在欧佩克没做任何反应,原油总产量未变的情况下,WTI油价却突然开始见顶回落了。

期间,2018年5月8日美国退出《伊核协定》,由于担心制裁伊朗会推高油价,特朗普政府绕开欧佩克,游说沙特提高产量,向其“输送”额外利润。2019年1月23日美国又承认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搅乱了委内瑞拉政局。

由于美国实施了一系列针对欧佩克及其重要产油国内政的干预、威胁等破坏行动,客观上确实改变了国际石油市场供给格局、WTI价格和金融资本市场中的美元指数、金融资产的价格,造成了市场恐慌、动荡与风险。见表一,其中,恐慌指数最大振幅达到84.4%。

从表一可知,每当特朗普对欧佩克或国际石油市场喊话时,WTI油价当天几乎都会下跌,但次日或一周后的涨跌则是互见,对原油生产和WTI油价走势造成了人为的的扰动现象,进而形成了国际石油市场的特朗普效应,也就是因特朗普对国际油价走高和对欧佩克产量政策不满评述或威胁造成的国际油价短期波动的现象。它不仅打乱或减弱了WTI油价既有影响因素及其运行轨迹,而且增加了实体企业避险难度。

因此,普京总统在2018年10月3日俄罗斯能源周上直接指责特朗普才是高油价推手,称“现在的油价某种程度上是美国当局造成的,我说的是对伊朗的制裁、委内瑞拉的政治动荡及现在正在利比亚发生的一切。”

而且,OPEC秘书长巴金多(MohammadBarkindo)在2019年3月中旬美国休斯顿举行的CERAWeek能源行业会议上称,特朗普有关油价的推文成为产油国和市场面临的新的不确定性因素之一。特朗普对能源和石油市场的关注不只是一时的兴趣,其行动可能对OPEC和更广泛的石油行业造成不利影响。

可见,特朗普效应正在影响并改变着国际石油市场格局。

波诡云谲的特朗普效应

从欧佩克产油政策看,即使特朗普在其“推特”上针对欧佩克和国际油价进行反反复复的“狂轰滥炸”,从2016年12月到2018年11月间,欧佩克各成员国基本上还都是按照限产配额进行生产,实际原油产量大体是围绕着配额线上下进行摆动,与WTI原油价格的涨跌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关系,其相关性系数仅有0.26,从统计学上看,基本上属于不相关。

即使特朗普在2018年5月8日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封锁伊朗石油出口,但有了沙特每日近130万桶富裕产能的快速投产,使得欧佩克整体配额得以超额“完成”。尽管沙特快速填补了伊朗和委内瑞拉被制裁后的供给缺口,有渔翁得利之嫌,并使欧佩克总产量超出了限产配额总值,但也都未能让WTI油价下跌。

尽管2018年10月2日,特朗普在出席密西西比州一场集会时,故意透露出他曾暗示沙特国王萨勒曼,美国可能会撤回对沙特的军事保护,并预言没有美国的支持,沙特政权可能无法坚持两周时间。不只是沙特,众多中东产油国也都正享受着美国的军事保护。

然而,这种恐吓的讲话并没能吓唬得住欧佩克各成员国,使其放弃已达成的减产协议,相反,各产油国还在继续加大了集体性的减产力度,以求推高或稳住下跌中的WTI油价。但不幸的是,欧佩克这次集体性减产行动还是以失败而告终,他们越是减产,WTI油价越是下跌,使欧佩克的总产量与WTI油价呈现出了高度正相关关系,相关系数达0.87,违背了微观经济学中最基本的经济规律。

但是,这段讲话却引起了包括石油市场在内的各类型金融资本市场的剧烈反应,各路金融资本都在第一时间积极地进行着调整和应对,其中,使WTI油价走势进入到了中期的下降通道,期间最大跌幅达到34.54%,而美国1年期、10年期等中长期债券利率也都进入到了下行通道,分别下跌了近20%和26.2%;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和标准普尔指数最大跌幅分别为24.3%、30.97%和25.28%。不仅说明当下欧佩克减产对推高WTI油价无效,而且也证明了特朗普直接针对欧佩克成员国施压策略也是无效的,WTI油价的涨跌更不受欧佩克产量政策所左右,真正起作用的还是计价货币美元的内在价值。

就因不能深刻理解WTI油价的定价内涵与逻辑,才使石油市场的特朗普效应更加波诡云谲,才使市场众多分析家在进行油价走势研判时屡屡发生错误,也给进行原油资产配置的企业带来了错配风险。

走进量化模型研究中的恐慌指数

笔者自2008年以后就一直在用数学模型对WTI油价进行拟合研究和走势研判,但是,进入2017年10月以后,使用了十来年的拟合模型1却突然失效,而且误差率高得离谱,见图一中拟合模型1的蓝色虚线,不仅拟合模型1被报废,而且原有资产配置策略也被全部暴露在了风险敞口中。

为了迅速查找到拟合模型1失效问题的原因,引用了数据挖掘(Datamining)技术对这些年建立的与国际石油市场相关的大数据进行了处理,试图从大量的数据中自动搜索出隐藏于其中的有着特殊关系性(属于Associationrulelearning)的信息,即新的、未知的影响因素。

幸运的是,由于自建数据库的数据相对可靠,且数据量够大,所以,在用大数据进行挖掘后,恐慌指数(VIX)进入并成为影响当下WTI油价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对拟合模型1原有参数不做任何调整的情况下,只增加了VIX参数后,再对2016年1月1日2019年3月4日数据进行处理和建模,即可得到拟合模型2。由于该拟合模型2已经涵盖了多于二个完整的波动周期,且拟合模型2的相关系数高达0.94,所以,认为拟合模型2可靠。

由上述建模研究可知,自2017年10月30日以后,VIX就开始逐渐发挥了作用,并具有了平滑移动的应用功能,可为资产配置和避险提供决策参考。

众所周知,由于VIX代表着市场多数人对于未来指数或价格波动的看法,更可清晰地暴露市场预期心理的变化状况,以及基于这种心理状况下进行的投资。所以,当VIX越高时,表示市场参与者预期后市波动程度便会更加激烈,同时也反映了其不安的心理状态;相反,如果VIX越低时,则反映市场参与者预期后市波动程度会趋于缓和的心态。所以,VIX又被称为是投资人恐慌指标(TheInvestorFearGauge)。

由于恐慌指数属于行为金融学的研究范畴,是1993年,杜克大学的RobertWhaley教授创立了波动率指数,他通过期权市场的价格来编制波动率指数,该理论用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来代替预期波动率。同年,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hicagoBoardOptionsExchange,CBOE)基于改进之后的上述理论推出了VIX指数。

VIX指数主要是用来探求人类心理有哪些共性的规律性特征,并且用这些人类基础的客观心理特征来分析和解释市场现象。因此,在有突发性消息或事件时,可以拿来很好地当做市场对此消息或事件的解释或参与相机行的决策依据。

从理论上讲,VIX应该有领先30天的效果,可以成为预测市场的指标。但是,现实中,该指标并没有明显的领先效果。但是,作为研判当下市场参与者的行为趋向还是不失为是WTI油价走势研判的一个有效的参数。

也正因如此,每每当特朗普不断发出对产油国不满甚至是威吓时,都会诱使包括石油市场在内的国际金融资本市场中的每一个参与者在惊恐中迅速应对,甚至是含有非理性的应对成分,进而,也才有效和悄无声息地废除了欧佩克制定产量政策的武功。

特别是因为VIX已被金融资本市场上的投资人普遍关注和使用,使得美联储、美国务院、财政部等任何一个政策制定者发布的任何一个货币、税制、监管和对外经贸政策的调整,甚至是美国总统个人的国际关系政策的变更,都会造成投资者们的恐慌,都会引起避险情绪的宣泄和避险策略的再调整,进而会影响到美元实际购买力的内在价值,进而也会因此传导和影响到国际石油市场及WTI油价上。

总之,特朗普关于欧佩克产量政策和油价的“推文”确实人为扰动了国际石油市场和原有WTI油价的运行轨迹,不仅给所有市场参与者都带来了风险,也使用传统微观、中观,甚至是宏观经济学理论去分析当下国际石油市场或油价时常常会出现错误。

但经过大数据挖掘,引进了量化的行为金融学中的恐慌指数VIX后,不仅可以相对有效地认识和化解波诡云谲的石油市场特拉普效应给市场研究带来的困局,而且,也使研究方法从以往的逻辑推理范式上升到了量化的数学模型研究范式上,进而,也会使制定的避险策略可以更加有的放矢和安全。(文|冯跃威)




上一篇:山东加快油气管道智能化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