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源战略 油气 电力 煤炭 新兴能源 节能环保 资料库 视频资讯

能源战略

旗下栏目:

中科院增选院士候选人初筛出炉:181人竞逐71席,最年轻者仅42岁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02
摘要:作为我国设立的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荣誉,“中国科学院院士”一直被举国上下所仰望。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近一亿科技工作者,但截至今年7月,中国科学院仅有777名院士,院士这一头衔的“含金量”可见一斑。

作为我国设立的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荣誉,“中国科学院院士”一直被举国上下所仰望。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近一亿科技工作者,但截至今年7月,中国科学院仅有777名院士,院士这一头衔的“含金量”可见一斑。

今年1月,随着《中国科学院关于推荐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的通知》对外发布,每两年一次的院士增选工作正式启动。8月1日,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初步完成后,中科院院士增选进行到关键一步:中科院官网对外正式公开了《关于公布2019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的公告》,181名初步候选人出现在了这份名单中。

多数院士候选人是“中生代”

在一般人的脑海中,院士的形象似乎总要和“白发斑斑的老科学家”“年逾古稀的科技大师”这样的刻板印象联系起来。不过,与一般人想象略有不同的是,从此次中科院公布的名单看,纳入今年院士增选的初步候选人显现出年轻化的特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名单进行梳理后发现,在初步候选人中,有135人的年龄分布在50~59岁,占全体候选人之比高达74.6%。其中,年龄为56岁的初步候选人数量最多,高达29人;年龄为54岁的初步候选人,则以23人居次席。

科研“中生代”在名单中占据着“C”位,年龄低于50岁的科研“新生力量”的“存在感”也不弱。数据显示,名单中有16名初步候选人的年龄低于50岁(不含50岁)。其中,来自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孙斌勇42岁成为此次院士增选中年龄最小的候选人。

42岁,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正处于人生的瓶颈期,孙斌勇却能在这个年龄有机会敲开“院士殿堂”的大门,他究竟有多强?

资料显示,孙斌勇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数学领域,在今年1月8日召开的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他完成的“典型群表示论”项目位列38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之中,最终被评为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当然,从历史数据来看,孙斌勇还不是最年轻的中科院院士候选人。2017年,被誉为“清华女神”的科学家颜宁就以39岁的年龄,成为当年最年轻的候选人。此前,她曾在不到30岁时就受聘成为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而在当选院士方面,2003年,中科院金属研究所研究员、37岁的卢柯成为改革开放以后当选的最年轻中科院院士。资料显示,自2018年10月起,卢柯已出任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中科院下属研究所最高产

新一年的院士增选,哪个高校或研究所出的院士候选人多?这是不少科研工作者茶余饭后热衷于讨论的问题。

从此次公布的初步候选人名单看,中国科学院系统下属各研究所成为此次院士增选的“最大赢家”。统计数据显示,在181名初步候选人中,有45人出自中科院各研究所,占到总数的近四分之一。

在中科院下属研究所工作的候选人之所以能在院士增选中占据如此大的比重,关键在于中科院系统本身规模庞大,研究领域众多。官网数据显示,中科院全院共拥有12个分院、100多家科研院所、130多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和工程中心,承担着20余项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建设与运行,有正式职工7.1万余人,在学研究生6.4万余人。

而在各大高校院士增选候选人“比拼”方面,从2019年的名单来看,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打成平手”,各以10名候选人的数量并列第一;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分别贡献了6名院士候选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则以5名候选人的数量位列其后。

除了高校、科研院所外,国企和军队系统也贡献了大量院士候选人。2019年名单显示,工作单位名称中带有“解放军”的候选人共有10名;来自国企的候选人也有7名。

院士候选人经历多轮淘汰

能够成为181人名单中的一员,对于这些院士候选人来说殊为不易。不过,进入名单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对于候选人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1日发布的《中国科学院关于推荐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的通知》明确:“2019年院士增选总名额为71名”。也就是说,在此次公布的181人名单中,未来还要经过多次筛选,最终只有71名被提名人能够成功当选院士,淘汰率高达60.8%。

在这181人中,又将如何增选出71名院士?去年11月修订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给出了答案:在一个月的公示后,初步候选人要经过各学部评审会议的逐一评审,随后经过学部与会院士无记名投票,在初步候选人中产生正式候选人。

正式候选人产生后,还要再次经过学部院士一轮无记名投票,按照学部增选名额产生终选候选人。最终,这些终选候选人再经过全体院士终选投票,才有机会被选举成为院士。有关规定明确:全体院士终选投票实行等额、无记名投票,获得赞同票数超过有效票数二分之一的候选人当选。选举结果还要报国务院备案。

在这样的激烈淘汰中,不少之前被看好的院士“种子选手”最终未能成功获评院士也是常有之事。

一旦评上院士,能够享有怎样的待遇?这是不少“吃瓜群众”比较关心的话题。

与社会上许多传言有所不同的是,长期以来,国家层面对院士的优待和专项津贴相对简单:2014年发布的一则报道显示,当时全体院士享受的月度津贴标准为1000元。此外,80岁以后的两院院士成为“资深院士”,另外领取“资深院士津贴”,每年1万元。

不过,近年来情况也在发生变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今年4月公布的2019年部门预算显示,在政府特殊津贴(项)中,2019年预算数为62623.07万元,比上年增加了12761.11万元,增长了25.59%。据介绍,其原因“主要是提高了院士津贴发放标准”。

在享受国家层面发放的津贴补助同时,各地也会按照自身需求,对在当地工作的院士给予专项资金支持。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