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源战略 油气 电力 煤炭 新兴能源 节能环保 资料库 视频资讯

环境保护

旗下栏目: 清洁能源 减排/服务 环境保护 低碳/循环

种一万亿棵树能抵消掉气候变化的影响吗?

文章来源:煎蛋                   发布时间:2019-08-12
摘要:近些年来,气候变化就像是笼罩全球的黑色幽灵,各种搞事情,从迈阿密的乡绅化到危地马拉的难民因干旱和食物短缺而逃离。但是在2018年围绕该问题的紧迫性达到了新高,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表明,为了在2030年前降低二氧化碳水平并预防灾难性的

近些年来,气候变化就像是笼罩全球的黑色幽灵,各种搞事情,从迈阿密的乡绅化到危地马拉的难民因干旱和食物短缺而逃离。但是在2018年围绕该问题的紧迫性达到了新高,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表明,为了在2030年前降低二氧化碳水平并预防灾难性的全球变暖,需要在社会各方层面进行快速、影响深远且空前的变革。

科学家的确也已经提出了极端的措施--只不过或许和你想的不一样。在同一个IPCC报告中,联合国建议截至2050年要在全球范围内种下10亿公顷的森林就能将全球升温的范围限制在1.5摄氏度。换句话说:应对气候变化要种新树。很多的树。

而现在,联合国或许已经有了支持他们建议的数据。

在另一个研究中,和瑞士克劳瑟实验室相关的一组研究人员发现全球树木复原已经达到了9亿公顷的冠层覆盖--差不多和美国面积一样大了--是“我们目前最有效的气候变化解决方案”。这些树木能够储存2050亿吨的碳,或者说差不多相当于“自工业革命起由于人类活动”排放进大气的碳总量的三分之二。虽然有些新闻报道称这些森林复原大约相当于种下了1万亿棵树,但是相关统计其实是来自于2015年一个较老的报告的推断。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Jean-Fran?oisBastin通过邮件详述了分析。“这个概念是估算当移除掉‘人类因素’之后的树木覆盖面积,比如说,什么特定种类的森林会在缺少其他开发的情况下自然出现,以及在哪儿出现,”Bastin说。该团队使用了一种被称为“机器学习”的人工智能来搭建“一个关联树木覆盖面积和气候/土壤/地形的模型,基于在保护区域的78000个树木覆盖观察结果”。

Bastin表示,之后研究人员利用数据更进一步估算“全球潜在的树木覆盖面积”。然后,团队排除掉目前已经用于城市居住、农耕以及已经有森林的土地,就能得出可以用于森林复原的土地总面积。该研究给出一张地图,显出全球各个国家能够支持的树木覆盖面积;头三个国家分别是俄罗斯、加拿大和美国。

重新造林的全球努力

在许多方面,这个研究的时机都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它正好和目前全球生态复原的努力看齐。一个例子就是TrillionTreeVision,即在2050年前恢复1万亿棵树。另一个是德国政府和联合国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合作的BonnChallenge,目标是截至2020年复原1.5亿公顷森林遭砍伐的土地。

你或许会认为这听起来相当容易。让我们撸起袖子一颗一颗的种树来拯救地球--对吧?不过一些专家表示这个情况其实比那副美好的画面要复杂上那么一丁点。尤其是如果大多数国家没有加入这一行动的话。

“在这篇论文所讨论范围内的森林复原执行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生态复原协会的JimHallet说道,“截至2018年,58个国家承诺会复原1.7亿公顷的森林,这也超出了BonnChallenge的目标。目前的预估表明大约29%的承诺面积正在被复原,但是多数工作都是由少数国家完成的。”

Hallett表示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森林复原的主要挑战有很多,“包括资金支持、管理方式、土地的使用权和所有权,以及复原的能力”。Hallett总结说:“在某些情况下,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如果森林复原的收益分配不均,该项目会失败。因此需要细致的开发配套的激励制度。”

虽然Hallett同意森林复原对解决气候变化很重要,但仅仅是复原还是不够的。必须这需要时间来实现如此庞大的复原计划,而且这些树木储存碳也需要时间。而且他还强调“未来复原的可能性不能作为破坏土地完整性的借口”。

种树真的有用吗?

其他科学家不仅质疑了该研究的实用性,也质疑该研究只停留在了理论层面。“许多据称可供森林复原的区域显然不适合种超出目前能够支持的树木。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个地图,你会发现很大一部分的可恢复区域是在永冻土上,”波恩大学的气候变化研究者及园艺科学教授EikeLuedeling说。

Luedeling继续表示:“该方法论暗中指出(可能不是有意为之)碳储存和树冠覆盖面积是成比例的,比如说没有树的生态系统就没有碳。这显然是错误的,也严重夸大了森林复原的全球预估。”

Luedeling的同事、波恩大学土地可持续使用经济学的教授JanB?rner也有着类似的质疑。B?rner说一些在目前研究里被建议用于森林复原的土地已经用于其他用途。B?rner认为该研究是一个“有趣的学术练习……但是作为一个气候变化的缓解策略建议,它向国际气候政策辩论释放了一个误导性的信号。”

但别急着气馁。Bastin和Hallett均强调说联合国已经宣布2021至2030年是“生态系统复原的10年”,这能鞭策各国迅速行动起来--而且已经有一些国家积极响应了这一倡议。据Hallett所说,森林复原带来的效益远不止应对气候变化,还包括维持--甚至是增加--生物多样性以及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

但就连该研究论文的作者也清楚,要实现这一宏伟的愿景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我们所需要的是全球共同行动:国际机构、非政府组织、政府以及各国人民--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Bastian说道,“当地社区和小型组织可能特别有效率。虽然他们没有国家机构那样的影响力,但是他们的优势在于知道在自家后院种什么最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