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源战略 油气 电力 煤炭 新兴能源 节能环保 资料库 视频资讯

环境保护

旗下栏目: 清洁能源 减排/服务 环境保护 低碳/循环

俄罗斯首部气候法案来了

文章来源:国际能源参考                   发布时间:2021-05-24
摘要:俄罗斯总统普京于4月下旬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强调,俄罗斯会直面气候变化这一挑战,并寻求合理且实际的减排方案。

俄罗斯总统普京于4月下旬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强调,俄罗斯会直面气候变化这一挑战,并寻求合理且实际的减排方案。一个月之后,俄罗斯首部气候法案通过了初审,其中将引入碳交易、碳抵消机制。

气候法草案通过初审

消息称,俄罗斯气候法草案日前已经在俄罗斯国家杜马一读通过,为该国气候行动的推进建立了政策框架。接下来还有待二读、三读通过,随后将递交至俄罗斯国会上议院审批,最终由总统确认签字生效。

负责起草气候法草案的俄罗斯经济部指出,该法案引入了碳交易、碳抵消、排放情况披露、污染者问责机制等,最早将于2022年开始生效。事实上,去年8月,俄罗斯经济部曾提出了一个“国家气候项目体系概念”,旨在为绿色投资和减少俄罗斯产品的碳足迹创造条件,同时考虑为那些致力于生态保护的俄罗斯公司提供特惠待遇。

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表示,这份草案是《巴黎协定》规定的国际义务的一部分,“它是我们新的气候政策,同时也是我们首次推行此类法规。”

根据草案的公开内容,俄罗斯将设定较为详细的追责标准,2025年前每年排放15万吨二氧化碳的公司或机构,必须向监管机构报告其排放水平;2025年之后门槛将进一步收紧,即每年排放5万吨二氧化碳的公司或机构,就必须公布排放情况。

俄罗斯经济部表示,通过对公司、机构和行业污染情况的监测,政府可以设定更合理的减排目标。

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目前已经选定萨哈林州为其国内和国际碳交易系统的试行地区,并计划通过100%天然气化、住房现代化改造、发展和使用新能源等方式,减少该州的温室气体排放。俄塔斯社消息称,俄罗斯计划明年开始在偏远的萨哈林岛远东地区试行排放交易系统,目标是到2025年使该地区成为“碳中和”地区,同时形成区域碳排放交易机制并与国际贸易体系接轨,以推动碳配额的出口,若试点成功,将推行至俄罗斯其他地区。

碳税呼之欲出

俄罗斯经济部部长Maxim Reshetnikov在国家杜马讨论气候法案草案时表示,引入碳交易机制将有助于减轻跨境碳税带来的任何潜在负面影响。“重要的是,要在国际市场上认可俄罗斯的碳单位,从而降低碳足迹。”

欧盟议会于3月通过了欧盟碳边境税议案,将从2023年起,向出口至欧盟的商品征收碳关税。根据毕马威估计,俄出口商可能在2025-2030年间将承担约400亿美元的欧盟碳边境税额。为此,俄罗斯本国出现了很多支持推行碳税的声音。俄罗斯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表示,为了降低欧盟碳边境税实施之后给俄企业带来的经济损失,应该尽快完善俄罗斯国内碳报告标准,使之与国际标准接轨,同时实施碳税机制以降低俄罗斯产品的碳密集度。

据悉,俄罗斯政府内部目前出现了一个由“绿色游说者”组成的圈子,包括支持碳税的政策制定者、支持绿色能源的国有银行高层等。《金融时报》报道称,俄罗斯多种金属公司预计俄罗斯将实施碳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Vitaly Nesis表示:“我们坚信俄罗斯已完全意识到减排政策的重要性,碳税的制定和实施已经迫在眉睫。我认为现在应该认真考虑这一政策机制,并采取具体行动。”

Vitaly Nesis强调,对俄罗斯政府而言,碳税将是“增加收入的绝妙方式”,尽管任何征税都可能引发争议,但这需要政府适当引导。“从长远来看,碳税是正确的举措。”他表示,“这不会是打击,而是一种刺激。”

追求“实际的减排目标”

事实上,气候变化已经给俄罗斯带来严重挑战。该国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天然气以及采矿业,其中一些基础设施建在永久冻土层上,很容易受到气温升高的影响。

俄罗斯气候特使Ruslan Edelgeriyev近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俄罗斯专注于迄今所作的气候承诺,不会盲目追求更多不切实际的气候目标。“不断推翻并重新设定减排目标,将各国推向了不合理的百分比竞争,使人们不再关注取得具体成果的必要性。”他说,“我们遵守我们的所有承诺,并主张维持共识。”

去年11月,普京签署了一项减排法令,旨在到2030年将俄罗斯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较1990年水平减少70%,但任何减排行动都必须以社会经济稳定平衡发展为前提。在最新发布的国情咨文中,普京提出了新的目标,即俄罗斯国内12个最大的工业中心的碳排放必须减少20%,未来30年内,俄罗斯的累计温室气体排放量要低于欧盟。

尽管俄罗斯主张发展氢能等新能源,并愿意在核能等领域寻求新的解决方案,但在可预见的未来,石油和天然气仍然是俄罗斯发展的重点,这也是其维持当前减排目标的主因。根据俄罗斯政府刚刚批准的《2035年前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发展总体计划草案》,该国仍然延续石油工业发展方向,并确保向现有和未来的消费者提供可靠天然气。

俄罗斯能源部长Nikolai Shulginov表示,俄罗斯无需急于放弃石油出口,到2035年,即使是发达国家也无法彻底放弃碳氢化合物。对俄罗斯而言,发展清洁能源要比发展油气“贵得多”,即便该国可以通过某种方式生产大量绿色能源,但仅运输成本就比天然气运输成本贵7-8倍。




上一篇:英国碳交易市场“上线”争议不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