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源战略 油气 电力 煤炭 新兴能源 节能环保 资料库 视频资讯

核电

旗下栏目: 火电 核电 水电 热电 智能电网

铀价格频繁波动 对我国核电发展有何影响?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                   发布时间:2021-11-17
摘要:编者按:近期国际天然铀价格频繁剧烈波动,短短两个月内,打破近十年来低位徘徊局面,最高涨至51美元/磅,涨幅超65%。复杂多变的国际天然铀市场及价格波动日趋剧烈的形势,对我国天然铀国际贸易、海外铀资源开

编者按:近期国际天然铀价格频繁剧烈波动,短短两个月内,打破近十年来低位徘徊局面,最高涨至51美元/磅,涨幅超65%。复杂多变的国际天然铀市场及价格波动日趋剧烈的形势,对我国天然铀国际贸易、海外铀资源开发、核电企业生产成本将产生哪些重要影响?请往下看。

近期国际天然铀价格波动形势和原因分析
 

今年以来,天然铀现货价格从8月的30.75美元/磅上涨至9月的51.12美元/磅(达到2012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涨幅达65%。随后逐步下跌,10月11日跌至37.25美元,已接近上涨前水平。10月12日与13日,仅两天时间铀价再次冲高,达到47美元/磅,近半个月经历小幅波动,目前仍维持47美元/磅左右。

本轮天然铀价格快速拉升可从供需关系与资本市场两个方面来分析:

第一,资本介入是本轮铀价快速上涨的主要原因

自2021年3月开始,全球多家天然铀勘探和开发公司、生产商、投资基金密集宣布入场采购现货,特别是一支实物信托基金交易频繁。该基金是由美国贵金属资产投资公司斯普罗特(Sprott Inc)收购加拿大UPC天然铀投资基金并将其重组形成的斯普罗特实物天然铀信托(SPUT),作为全球最大的实物铀投资基金,SPUT于2021年7月19日完成交易并在加拿大多伦多股票交易所重新挂牌。

本轮第一次现货价格上涨主要由SPUT投资基金推动,第二次现货价格上涨仍然由SPUT投资基金推动。

SPUT投资基金建立高效、低门槛的发行融资机制,采取完全公开透明的运作方式,且收取较低的管理费,因此形成了强大且持续的融资能力,支撑其在现货市场“追价采购”——即持续推高铀价、持续进行采购,也使得其股价和铀价、发行股票融资和现货采购形成了正反馈闭环。此外,SPUT计划明年在纽交所上市,将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提高融资能力。

需要说明的是,国际上发布的天然铀价格指数主要采集位于加拿大、美国和法国三家转化厂的转账交付(约占60%),而全球市场中包含中国、俄罗斯和东欧地区的实物交付并未反映其中。这些既是导致现行价格指数与实际供需存在偏差的因素,同时也是SPUT仅采购相对较少的天然铀便将现货价格指数推高的重要原因。

第二,外部因素为资本助推铀价上涨创造条件

国际铀价长期低位运行,推高了投资者对铀价的预期。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全球核电发展进入萧条期,铀价一路下行,从70美元/磅到2016年跌至十年最低值18美元/磅。2016~2019年间,铀价一直在20~30美元/磅的历史低位徘徊。资本市场普遍认为,未来各国碳中和战略必将驱动核能产业链进一步发展,当前是投资天然铀领域的最佳时机。据相关机构估算,今年已有约15亿美元资金投入天然铀股权交易市场。

发达经济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推高了各类资产价格。受当前全球流动性泛滥,产能供给不足、物流价格大幅上涨,以及疫情受控后经济复苏预期等因素影响。去年下半年以来,钢铁、铜、铝等金属矿产大宗商品价格均出现大幅上涨,部分大宗商品金融属性强于商品属性,大宗商品普遍牛市也是支撑铀价短期上涨的重要因素。

天然铀价格上涨带来的三大影响

第一,对天然铀国际贸易的影响

天然铀国际贸易有“现货”和“现货+长协”两种模式,且多以“现货+长协”合同为主。相比较而言,“现货+长协”的模式更加稳定,可有效应对铀价短期波动。但若铀价长期持续走高,将增加天然铀国际贸易采购成本。

假设我国核电用铀年需求量为1万吨铀,采购价格每磅上涨1美元,采购成本将增加1.7亿元人民币(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6.44计算)。

第二,对海外铀资源开发的影响

当前,在世界范围内获取优质低成本铀资源的难度越来越大。铀价上涨会提升目标国对铀资源的预期估值,将增加我国在海外获取铀资源的投资成本,缩小海外开发/并购项目可选标的矿山范围。

同时,铀价频繁波动将导致海外投资目标矿山的长期利益难以估算,加大海外铀资源开发风险。

第三,对国内核电业主生产成本的影响

一般而言,核燃料成本约占核电度电成本的20%。其中,天然铀成本约占燃料成本的40%,即天然铀成本约占度电成本的8%。

我国核电企业多以“现货+长协”的模式向国内天然铀企业采购天然铀,因此铀价短期波动对天然铀采购成本影响不大,且不会传导至核电业主。

但从长期来看,若铀价呈现震荡缓步走高的趋势,现货价格上涨将会逐步推高核电业主天然铀采购成本。

(作者邱建刚系中核战略规划研究总院特聘研究员;作者王恺祺、尹超单位系中核战略规划研究总院)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