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源战略 油气 电力 煤炭 新兴能源 节能环保 资料库 视频资讯

核电

旗下栏目: 火电 水电 核电 热电 智能电网

日本核污水排海,数据真实透明很重要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报                   发布时间:2021-04-26
摘要:近日,日本东电公司(以下简称东电)宣布拟最快5月提交核污水排海进度计划,引起广泛关注。

近日,日本东电公司(以下简称东电)宣布拟最快5月提交核污水排海进度计划,引起广泛关注。作为“排废入海”的执行单位东电此前表示,经过精密的过滤程序,绝大部分放射性同位素都可以清除,只剩下“氚”无法清除。而在排放核污水入海之前,他们会对核污水进行二次处理,将氚的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1/40,不会对海洋造成污染。

抛开技术层面是否能够达到东电所说的标准不说,单是从东电以往隐瞒事实、提交虚假报告等劣迹斑斑的行为来看,交给东电负责,着实令人担忧。

篡改伪造数据,商业诚信值得信赖?

日本东电公司成立于1951年,是一家集发电、输电和配电于一体的大型电力企业。其发电规模占日本全国电力行业的1/3,电网覆盖东京都及周边8个县。

同时,这家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民营核电商。公开资料显示,东京电力公司运营着3座核电站、17台核电机组,装机容量约1700多万千瓦。除了在福岛的两座核电站外,还有柏崎·刈羽核电站。福岛第一与第二核电站统称福岛核电站,共10台机组,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核电站。而位于新泻县的柏崎·刈羽核电站,是世界上发电量最大的核电站。

这样的行业巨头,却劣迹斑斑。东电公司曾多次因“篡改数据”等造假行为被媒体爆光。

资料显示,1987年—1995年期间,东电篡改伪造核电站安全检查记录29份,隐瞒机器零部件开裂情况,约百名公司员工参与篡改事件。

2007年东电在向日本经济产业省提交的调查报告书中承认,自1977年—2007年间对下属福岛第一核电站、福岛第二核电站和柏崎·刈羽核电站的13座反应堆总计199次定期检查中,存在篡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的行为。另外,东电多次隐瞒了核电站事故,没有按照规定如实上报。

有日本媒体分析,究其原因难以排除追求利益的因素。日本相关法律规定,核电站大约每一年进行一次自我安全检查,一旦发现细微损伤或安全问题,应当写入检查报告,并进行维护维修。而机组维护维修需要关闭核反应炉,若核电站停止运营一天,就将损失数十亿日元。

救灾过程屡屡失误,专业性值得信赖?

除了篡改、隐瞒事实的行为,东电公司在核设施安全运营和事后处理方面同样让人难以信任。

2007年7月,东电发表声明承认瞒报了柏崎·刈羽核电站震后泄漏污水的辐射物含量,表示低估了柏崎·刈羽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泄漏的数量和程度。地震后泄漏入海的污水中含有9万贝克(放射性活动单位)辐射物。

虽然比此前公布的数据高出50%,但东电方面仍坚持为核电站安全标准辩护。“我们在计算流入海中的污水辐射物含量时犯了一个错误,我们为此道歉并且正在改正。”当时东电发言人大岛俊坚称,这一含量依然只有“日本法定限额的十亿分之一”。

回归此次事件的起因,2011年3月11日本州岛海域地震导致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在地震发生后,东电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程度,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布福岛核电站冷却系统失灵的消息。次日,福岛1号机组厂房爆炸后,东电也没有第一时间把消息向日本当局汇报。这两个节点,是以最小代价解决核电事故的关键,但都被延误了。

据相关报道称,福岛核电站的控制者没有在第一时间采取“停机、冷却、封闭”的对策,耽误了时间,是发生事故的重要原因。而核电站堆芯备用冷却系统失灵,是很早前就发现的问题,当时东电却用作假的方法骗过了安全检查部门。

另据日本《朝日新闻》近日报道,东电发布消息称,福岛第一核电站内存有放射性废弃物的一个储液罐可能已经发生泄漏。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可能只有东电自己才清楚。

在危机初期推诿责任,做出错误决策,直接导致灾害升级,之后又发生多次篡改、隐瞒信息,东京电力公司的办事风格,就是犯错、认错、再犯错。两年后,它将要操作核污水排放入海。这种信誉早已“破产”的公司,其承诺和行为,岂能让大家信任?

排放核污水必须增强透明度

日本小说家畠山理仁在日本政府决定将核污水排入大海当日发布的一条推文引起广泛关注。他写道,“就是为了不将污水排入大海,我们才将它们存放至今的,不是吗?”

倘若两年后日本开始实施排海计划,真能“一倒了之”吗?相关专家表示,确保核污水相关数据的真实性和透明度值得关注。

应及时公布全核素放射性浓度取样测量结果

“根本的问题是,总是用撒谎、不诚信来应对问题的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已经没有任何信用了。”近日,一名示威者在东京电力公司总部外挥拳高喊口号,部分抗议者在东京电力公司总部外聚集,与赶来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了肢体冲突。

距离日本福岛核事故已过去10年时间,10年间国际社会包括日本国内对东京电力公司抱有的强烈反对感,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

东京电力公司声称通过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可以去掉除氚之外的62种放射性元素。但是去除之后它的成分到底如何,直到现在还没有公之于众。这也增加了日本民众和国际社会对其处理水平的质疑。“经过处理后的废水是不是真的可以达到排放标准,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赵成昆说。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近日在维也纳接受中国媒体联合采访时强调,日本在排放核污水问题上必须增强透明度,并且不应对环境造成损害。

这里的透明度,主要指的就是核污水相关数据的公开程度。

格罗西表示,对他来说,解决这些忧虑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增强透明度。“目前我们都知道问题是什么,我们都知道福岛核电站那里有什么、污水的量有多少,但我们需要做的是确保这些物质开始释放时,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伤害,不会伤害任何人。”格罗西说。

“首先,应该要求东京电力公司及时公布每批次ALPS处理水的全核素放射性浓度取样测量结果。其次,要求东京电力公司提交ALPS处理水取样测量系统的质量管理报告,供国际和邻国核实。”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森林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应邀请第三方对核污水的真实数据进行核验

公布的核污水数据是否真实,是更重要的事情。除了目前公布的放射性物质“氚”以外,核污水中还有没有其它物质,例如α放射性核素等,这些数据很关键,必须弄准确。

刘森林表示,“应该要求日本政府加强对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水的过程监督,甚至可以采取独立抽查的方式取样测量,也可以邀请国际第三方机构或邻国第三方机构进行。”

相关专家认为,这是完全有必要的,另外,应该由中韩等有能力进行检测的国家,对日本核污水的真实数据进行核验,这是最起码的。此外,整个排放过程,比如每年排放的流量以及排放的地点必须公开透明,在环太平洋国家的监督之下进行,这才是一个国家该有的负责任的态度。

“我建议由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组织,包括邻国专业组织机构在内的有关成员国参加ALPS处理水取样测量比对工作等。”刘森林告诉记者。

他补充说,建议IAEA组织建立包括国际国内利益攸关方(日本国内渔业团体和邻国)在内的技术专家组,对全过程开展技术审查和核实,建议IAEA针对此事成立国际原子能机构专项核查组,常驻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现场实施核查、见证等。




上一篇:核电领域又一历史性重大突破

下一篇:没有了